瑞典驻华大使从小爱芭蕾 10年两赴天桥串场(图)

 

  拎起舞鞋、穿上大红的中式服装,罗睿德再次出现在中国版《胡桃夹子》芭蕾舞剧中。

  昨晚,中央芭蕾舞团(以下简称“中芭”)2010中国版《胡桃夹子》在天桥剧场举行首演。熟悉2000年老版的观众发现新版中“外国友人”一角再次相中了这位“业余”演员。

  10年前,他叫傅瑞东,时任瑞典驻华政务公使;10年后,他叫罗睿德,身份已经变成瑞典驻华大使。

  见到罗睿德是在12月22日,新版《胡桃夹子》正式带装彩排的现场。高高的个子,光头,留着胡子,一见面就能用流利的中文打招呼。

  看上去很轻松的他在和记者聊天时不时地还会跟过往的演员们寒暄。但就在他回房间准备换衣服的时候,他突然上下摆着手,对记者说:“我实在是太紧张啦,太紧张啦。”

  新版《胡桃夹子》将背景换到了中国的春节,演员们不但要身穿青花瓷的服装演出,布景也转移到了北京的胡同里。作为剧中唯一的外国人,罗睿德是线场。

  他不好意思地说,在剧中自己是坐着三轮车出场的,但彩排的时候自己总是忘了付钱。“今天不能再坐‘霸王车’了。”他边说边特地往兜里揣了13块钱。

  就在其他演员在台上表演时,记者注意到罗睿德一直在后台扒着幕帘看。原来“外国友人的角色”一共只有两场戏,第一次登台在最开始,第二次上场则在最后。所以对罗睿德而言,彩排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等,而等待时他最喜欢的就是“偷师”。

  就在与他寒暄的时候,一位负责道具的师傅见到罗睿德突然大喊一声“老傅”,而罗睿德也很兴奋地和他打着招呼。原来,10年前的罗睿德还叫“傅瑞东”。

  只要有瑞典芭蕾舞演员来中国参加中芭的表演,他就要负责接待和安排演出。再加上自己从小就喜欢芭蕾,所以当年的傅瑞东是中芭的常客。

  “突然有一天,中芭的人告诉我他们新排的舞剧里需要一个外国演员,不用有芭蕾功底,www.89790.com说几句台词就行,问我有没有兴趣。”罗睿德回忆起当年情景时说,他连具体要演什么都没问,就答应了。

  就这样,他以“是个外国人”的唯一优势成为2000版《胡桃夹子》中“外国友人”的扮演者。

  直到今年9月,傅瑞东重返中国,并被任命为瑞典驻华大使。他有了新的身份,同时也有了罗睿德这个新的名字。

  “我是大使了啊,不能姓傅了,要不然老是‘副’的,同事给我起了现在这个名字。”罗睿德用一个小玩笑,解释了改名字的原因。

  就在罗睿德刚刚上任一个月后,中芭也决定重排《胡桃夹子》,并再次向他发出邀请。就这样,在10年后,罗睿德又登上了中芭的舞台。

  从本月15日起,他才开始参加排练。“现在是圣诞节的假,我都是用放假时间来做这些事,很多同事都吵着要来看。”他说,至于元旦后还能不能演出,还要看“档期”。

  在罗睿德等待上台时,一位头发斑白的老奶奶上前和罗睿德打招呼:“你还认识我吗?”这位老人叫黄知勤,她就是十年前《胡桃夹子》里饰演“奶奶”的演员。

  罗睿德赶忙笑笑说:“你可是我的黄老师,我怎么可能忘呢。”这也是两人阔别10年后再次相见。

  黄奶奶透露说,当年的罗睿德总是记不住动作,闲暇的时候,罗睿德总拉着她去排练厅学习“喝酒”那段戏的动作,看似简单的几个摆臂动作,罗睿德却没少下工夫。

  在后台,罗睿德还见到了原版《胡桃夹子》里的“爷爷”和“妈妈”,大家都开玩笑说“我记得原来你是有头发的”。

  其实连罗睿德自己都没想到,10年后还能够再次与中芭的演员们同台表演。对于十年间的变化,他想了想认真地说:“我头发少了,还留了胡子,这胡子可是特意为角色留的。”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